观看记录清空
    • 视频
    • 资讯

    在剧园演A片

    2020-03-19 21:04:01人妻熟女128阅读

    灯光亮起,导演一喊「Roll」,田俊便蹲到薛莉面前,让她先进行口交热身,我则把脑袋藏在薛莉背后以免穿崩,一手举起她搁在我腰间的大腿,挺耸着屁股向她阴户发动一下下的进攻

    肥波推着摄影机转过来对準薛莉胯下,捕捉阳具在阴道中抽插的大特写,我更加不敢怠慢了,凝聚中气运劲将阴茎勃起得更硬,用力在阴道中抽送。渐渐地淫水开始从阴道里洩出来,阴茎滑动得更畅顺,速度也更快了,以至好几次因沖力过猛而滑出了外边,全靠薛莉适时地握住阴茎塞回阴道,才使交媾不至中断。

    这个镜头拍摄了差不多五分钟,导演打手势叫我们转换体位,改成薛莉替我口交,田俊去操她的屄。我等薛莉仰面躺好,便扎开马步蹲在她脸上,由她用舌头舔我的卵袋,田俊则伏到她胸前,边吮吸她的乳头,边干她的小屄。

    先后经过两根鸡巴抽插,薛莉有点发骚了,脸色红润得像个苹果,额头渗出细汗,呼吸加速,喘出来的气喷到我阴囊上热乎乎的,喉咙也断断续续哼出沉闷的呻吟声。

    这时田俊搂着薛莉一个大翻身,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薛莉双手撑在田俊脖子两旁,上身俯下让他把玩自己的奶子,下身则去套弄他的鸡巴,我昂身站到薛莉面前,将阴茎插入她不断舔撩着舌头的饥渴小嘴。

    导演用手打着圈,示意我等下绕到薛莉后面从肛门插进. 我楞了一楞,老实说我从未干过屁眼,即使上次与薛莉欢好也只是在她阴户里埋头苦干,能探索一下薛莉后花园的奥秘固然甚妙,但却不懂该如何着手。

    我拔出鸡巴小心翼翼来到薛莉背后,她已经停止套动,并将屁股稍微升高一些,恭候着我大驾光临. 她的屁股饱满浑圆,股沟被挤成一条窄缝,肛门深藏在内,从外看去只见两瓣白如凝脂的半球体.

    我用手轻轻将臀肉分开,娇小紧凑的屁眼顿现眼前,门扉半闭,皱褶呈放射性状向四周扩散;下面是隆起的牝户,猷如半个粉红色的蟠桃,两片薄薄的小阴唇紧紧裹住田俊插在阴道里的阴茎,唇凝春露,隙泛泽光,仿似一只大肥蛤。

    我先用一根手指由肛门的菊蕾纹中间慢慢插进去,薛莉尽量放鬆括约肌,蠕动着肛门以迁就我闯关,里面暖暖滑滑的,看来她预早已清洗乾净并涂上了一些润滑剂。我捅插了几下,再将手指换成两根,继续扩张着屁眼的口径。

    看看肛门已张开了一个小洞,于是我一手掰着臀肉,一手握着阴茎,开始向深腹之地进发. 想着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当龟头抵着肛门口,我便施压往前力挺,可是无论怎幺使劲,龟头就是穿不过去。

    薛莉见我笨手笨脚的舞弄了好一会仍是不得其门而入,扭头一笑,对我这个初哥拔刀相助。她用手指沾沾阴道口的淫水,均匀地涂满在龟头上面,然后握着阴茎将包皮往上捋高覆盖着整个龟头,这时才将最前端剩余的一小截包皮朝自己肛门中间那一个小洞塞进去。

    她鬆开手说:「好了,试试一直往前推。」我扶着她屁股两侧,身体用力前靠。真神奇!龟头随着包皮向后捲反,徐徐穿过窄洞,竟轻鬆地破门而入,现在括约肌紧箍着的已是肉冠下的凹沟了。

    龟头是整支阴茎勃起后最粗的部位,只要它能通过,其他部份就好办了。我继续加压,沿着羊肠小道勇往直前,当包皮完全退尽时,我的阴茎已丝毫不剩地顺利进入了薛莉体内。

    直肠里的感觉又和阴道大异其趣,温度较高,而且仅是进口处紧凑,里面却稍为宽敞,肉壁上的皱纹也少得多,有点像替阴茎戴上了个滑腻腻的皮套。更奇妙的是,我可以透过中间那层薄皮,感受到隔壁田俊肉棒的脉动,甚至连他的龟头处在薛莉阴道里的哪一部位也能触碰出来。

    打光师举着反光闆站到床边,提醒我要开始抽动了,我倣傚着高山的姿势,微微侧着身子对住镜头,让我和薛莉两人之间腾出一道缝隙,以便肥波能拍摄到阴茎在薛莉肛门进出的画面,薛莉也合作地伸手将自己这边的臀肉尽量拉开,加阔缝隙的视野空间.

    一切準备就绪,我和田俊几乎在同时开始抽插了起来。两支肉棒在薛莉胯下方寸之地各展拳脚,时而在洞穴深处聚首,时而又在洞口擦身而过,只见双枪齐舞,肉浪翻飞,干得薛莉魂销魄蕩,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肥波将摄影机推到我胯下,从另一角度取景,我也很有默契地弯身伏到薛莉背上,双脚站前一步,骑在她屁股上面像舂米一样朝她屁眼猛捅。田俊把薛莉一对乳房让了给我握着借力,他转而去抱着她屁股加劲挺耸,一时间肉击之声此起彼落,双龙嬉春各擅胜场。

    薛莉上身被我压低,下体被田俊托高,翘起屁股遭受双节棍连环狙击的实况一一被肥波摄入镜头. 在我俩前呼后应的联手对付下,她终于扯起了白旗:「你们……插慢点……好吗……啊……不行了……要来了……我……再受不住了……

    歇一歇……死啦……啊……来了……喔……「

    薛莉两粒奶头在我掌中发硬,娇躯却是越放越软,忽然一个哆嗦,机灵灵的就洩出了身子。她抓紧床单,浑身打颤,再也无力招架,伏在田俊胸口任由我俩随意抽插。我和田俊正在兴头上,哪停得下来,顺势推波助澜,把她的高潮推至一山更比一山高。

    媚姐拿着条毛巾过来替薛莉抹拭一下阴户周围的秽液,我这才发觉,她下身的床单不知何时已被流出来的淫水沾湿了一大片,像个小水洼般亮晶晶的闪着反光,一次高潮就洩出那幺多淫水,也难怪她会虚脱成这样。

    喝了杯媚姐泡的热参茶,再休息一会,薛莉渐渐回过气来,她让媚姐补完妆后,扭着屁股走到我和田俊身边,在两人的阴茎上各捏一下,娇嗔说:「你们两个家伙害得我可惨了,像刚出狱十年没碰过女人的囚徒,拚了命地狂插,又凶又狠。若是只得一个我还可以应付,可你们却像预先商量好一样,双管齐下,专拣人家要害处捅,要不是我见惯风浪,差点就给你们整死了。」

    嘴里说着,媚眼却向我瞟过来:「等下可要放轻点,人家又不是不让你插,要是再让人家丢得这幺厉害,哼!下次看我不把你给搾乾!」

    导演向我们三人简略交代了下接着的剧情,一声令下,烽烟再起。薛莉爬到床上伏下,像只青蛙般曲起双腿张开,屁股朝向床边,阴户肛门尽露,却因未够时间恢复元气,仍鬆开成两个小孔眼。

    田俊和我各自把阴茎套弄了一会,又再显得虎虎生威,他走到床前抱着薛莉的屁股,将龟头抵在肛门口,由于薛莉摆出这样的姿势使直肠与阴茎已呈一水平直线,加上经过我刚才的艰辛开发,儘管田俊阳具的尺寸比我稍大,在他逐分逐分的慢慢挺进下,仍然能一气呵成地全根尽没.

    薛莉待屁眼把整支阴茎吞入后,舒出一口长气,昂身将背贴到田俊胸前,双手后伸搂住他的脖子,而田俊则双手穿过她左右腿弯,身子一站直,把她整个人抱起,一面轻轻抛动操干着她的屁眼,一面转身朝我这边走来。

    薛莉凌空挂在田俊腹前,阴茎从下面插进,彷彿单靠这根肉棒支撑着全身体重,双腿张成M字型,阴户掰开得更阔了,我迎上前去,操起鸡巴朝着阴道口一插而入,像火车钻山洞般节节隐没在湿暗的隧道里.

    当我和田俊两人的卵袋碰触到一起时,表示两根肉棒已深深藏入体内了,薛莉嬲在两个男人中间,变成「夹心阶层」,腹背受敌,手脚难移,默默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急风暴雨。

    田俊跟我打了个眼色,两根肉棒开始前推后拥地争相抽动,薛莉胯下门户大开,摆出一副奋勇迎战的姿态. 我和田俊兵分两路,各施各法,他在屁眼里抽插时,我就将龟头抵着她子宫口旋转研磨;轮到我长抽深插时,他却用阴茎在直肠里四处搅动,使得薛莉应接不暇,前后两个洞穴无一空闲.

    三人挤作一团,只见屁股撞来撞去,个中细节如白驹过隙,眨眼即逝,肥波惟有把摄影机推到三人侧面才能取得最理想的视角,将过程一一录入镜头. 田俊演过几场床戏已累积了不少经验,醒目地适时把薛莉朝向镜头那只脚抬高,将人肉三明治中间的精彩馅料完整无缺地秀给万千观众欣赏.

    别看薛莉历人无数,战绩辉煌,但显然最怕双炮齐轰,刚才我和田俊只不过稍尽棉力,她已经丢得落花流水,若照这样操干下去,在我和田俊射精之前,她肯定会再洩多一次身。

    说时迟,那时快,薛莉开始有了反应,她气喘身热,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眼睛醉瞇成缝,本来向后搂着田俊脖子的双手软得无力举起,转而搭到我肩上,整个上身贴在我胸前,下身却堕了下去。

    垂低的屁股令她双腿劈开得更阔,形成的角度带给我俩更多活动空间,阴户正面向着我,加上淫液开始洩出,鸡巴在阴道里简直如鱼得水,出入畅通无阻;丝丝淫水不仅沾得我棒身湿透,还顺着会阴流下肛门,有如替田俊努力耕耘着的旱路添加润滑剂。

    薛莉频频作着深呼吸,似乎想尽力压抑住不断冒上来的快感,免得交手三两个回合又要洩身一次,可是目前状况已势成骑虎,身体反应又偏偏与她过不去,淫水源源不绝,乳头涨硬翘起,连脚趾都向内弯曲了,全身神经像绷紧的琴弦,稍微拨弄一下就会响起高潮来临的前奏。

    看见薛莉失魂落魄的模样,全个片场的人都知道她很快就要在镜头前作出被男人们干到高潮的精彩表演。射灯集中打在我们三人胯下,肥波也抓紧机会将镜头慢慢推近,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同一焦点,就只等待着薛莉迎接高潮时阴户抽搐、淫水喷洒的奇观出现.

    薛莉绷紧的身子突然放鬆,「啊」地一声长呼,双腿挣开田俊的手掌,向前一绕缠到我背后,像只无尾熊般攀在我身上,紧搂着抖个不停。虽然再下一城,我和田俊并没有被胜利沖昏头脑,坚持不懈地干着未完成的工作,在她洩身期间依然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为这骚娘子的高潮锦上添花。

    其实在薛莉洩身前我已有射精冲动,不过若是先她一步迈过终点,的确太丢人现眼了,只好硬着头皮干下去,此刻被她高潮时阴道收缩的蠕动所刺激,有如点燃了导火线,释放能量的意欲刻不容缓。抬眼望望田俊,看来他也不相伯仲,虽憋气力忍,但神情已透漏出精关不固。

    导演及时打出信号,表示这一幕已到尾声,指点着要我把薛莉放下,好让她用嘴替我俩一起弄出来。我拔出阴茎,将薛莉软绵绵的娇躯轻轻搁到地上躺下,这时才发现自己小腹对下滑潺潺一片,原来她高潮时洩出的淫水全喷向我下身,剃剩的那撮阴毛浸泡在浆液里,像束乱草般黏贴在耻丘上;再看看她的下体,整个阴户都沾满亮晶晶的骚水,搞得一遢糊涂,像个湿泞泞的烂泥沼。

    我和田俊对站着,硬翘的阳具怒目狰狞,像两支上满了弹药的火炮,严阵以待,一触即发. 薛莉懒洋洋地撑起身子,定一定神蹲到我们中间,先将满头散发理好拨到脑后捲成髮髻,然后两手各握着左右伸出的阴茎放在嘴边。

    她将两个龟头靠拢到一起,待肥波的摄影机推到面前了,便伸出舌尖开始在龟头上舔起来。丁香小舌由我这边轻轻往田俊那边扫过去,停留一会后,又慢慢向我这边舔回来,到最后,索性将两个龟头一齐含进嘴理,津津有味地吸吮着。

    我和田俊两人均拳头紧握,小腹下压,被龟头上断断续续传来的酥麻感弄得四条腿都在微微打颤,玉山颓倒之势迫在眉睫。

    薛莉见状心中有数,于是改变了策略,她用口含着一根阴茎吞吐,另一根则用手套动,待嘴里的鸡巴被吸吮得快要爆浆了,又吐出来让五指伺候,含进另一根,如此反覆照应,循环眷顾,使两人的鸡巴都到达急需一洩为快的临界点.

    田俊首先败北,薛莉含入刚吞吐不几下,他的鸡巴就在嘴里发难,本已不小的肉棒变得更粗更长,膨胀起的龟头撑得薛莉一边脸腮隆起了个圆泡。薛莉双唇紧紧裹住棒身,一面深深吸气,促使精液由尿道里喷射出来。

    田俊「嗯」的低哝一声,腰干挺直,鸡巴一下下地作着有节奏的脉动,「噗噗噗」地朝薛莉嘴里不停射精。薛莉把鸡巴退出一些,只含着龟头,手握包皮缓缓套动,协助田俊把体内的精液一滴不留地全部输送至自己口里.

    田俊倾尽所有,顿时像洩了气的皮球,阴茎慢慢萎缩,脱离开薛莉的嘴唇。

    薛莉充满挑逗性地朝肥波的摄影机伸出舌头,只见舌苔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淡白色新鲜精液,浓稠黏滑,浆满了整个口腔。

    她把舌头缩回去,将田俊的万千子孙甘之若饴地「咕噜」一声吞进了肚里.面对着这极其淫蕩的一幕,我哪还能坚守得住,腰眼一酸,龟头一麻,几大股冒着热气的精液像箭一样从马眼口飞奔而出,朝薛莉的脸庞直射过去。

    薛莉只顾吞嚥田俊的精华,冷不防我突然发炮,俏脸上霎时出现两三道由精液造成的乳白色花纹,一道横贯额头,一道挂在鼻樑上,有一道甚至从左眼直穿右眼,连睫毛也给糊满黏起,有说不出的妖冶淫糜。

    薛莉连忙扭头将我的鸡巴含入嘴中,边用舌尖舔撩着龟头刺激排精,边用口腔承接我继续射出的余下精液,直至嘴里的鸡巴不再跳动了,她才停止吸啜,将软成死蛇烂鳝一样的阴茎释放出外。

    我清空库存,遍体通泰,气喘吁吁地观看薛莉表演最后的谢幕镜头,她双手套捋着我和田俊两条软鞭子,把残留在尿道里的几滴余精也挤压出马眼,用舌头舔进嘴里一一吞下,然后才用手指颳下我刚才射在她脸上的几道精液,像个馋嘴的小孩般放进口里逐根舔吮乾净。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538ricom@gmail.com   icp123

    © 2020 bartind.com Theme by 亚洲AV成人在线